賦予名片無限可能 設計師許瑋筌Sion Hsu

許瑋筌 Sion Hsu

生活於南投草屯的設計師,致力於小型平面設計,以名為屯園仔這個小村落為創作據點,作品散見於各國專業型設計專刊。

甫出社會時首先從事網頁設計,但每在瀝血敲好每一行 code 的同時,又對於將要被完成的視覺介面,也感到非常嘔心。當時決定非得要從平面設計從新開始,然後也再沒回頭了。

我發表於網路的作品,多以個人名片為主,這些名片都規劃予非常完整性的視覺,亦即它隨地可擴散到許多量體做衍伸。我不得不承認,個人名片作為載體,他的入手單價較為親切,也是我自我實現的理想地。

某段時期我也曾以書籍為標的,文學書籍作為一個載體,他有現成的故事做媒材,使你的設計更加站的住腳,除了詮釋這部作品以外,同時也對出版社編輯做一個辯論方。

但很快的,我發現更小型的載體更加吸引我,有什麼東西他比書本更小,並且一樣必須照顧到「兩面一體」的呢?

就是名片吧,當然邀請卡或是賀卡等文宣,也符合這個定義。

但是名片還是最泛用的吧,比起過去單純的姓名到聯繫方式,而現今以至於社交網路,都必須裝載至名片,這個標準尺吋 90x54mm 的載體,已經壓縮到緊的地步,能夠發揮到什麼層面呢?

我想試圖挖掘這個答案。


Funker Says:請問您選擇留在自己的家鄉南投草屯置業的原因是什麼?這裡的風俗民情為您的設計帶來什麼影響?

Sion Hsu:除了大學期間以外,我幾乎都生活在草屯,這是一個機能尚可的小鎮,真正的街區大概佔不到 1/10,其餘都是鄉村聚落。如果你玩過早期一點的 JRPG(日式角色扮演遊戲,1990年代的),每每走到在大地圖,小鎮跟小鎮之間的綠野分界明確,大概是那種感覺吧,當然現今的密度更高了。

一直很喜歡一部叫做《心之谷》的動畫,動畫中的小鎮是一個谷地。草屯也相同是一個谷地,然後會有一些位於丘陵山腰的住宅區,一層一層,是順應自然地形而生的居住型態。

這裡的風俗民情對我的設計沒什麼影響,到目前為止,我只有一件草屯的設計案。但我最喜歡的地方是,這裡提供我一個,與社會保持適當的距離,人跟人之間、住宅跟街道之間,還有往返大城與山野之間。

Funker Says:您以青蛙作為個人形象,青蛙是您的吉祥物嗎?

Sion Hsu:從小就喜歡三麗鷗的大眼蛙,也一直用他當圖示,但畢竟那是有版權的,某天跟插畫家一球 Ino Lai 說:「幫我畫一隻不主流的青蛙」,不久他回傳了這張圖,據信是他在工作當下信筆而畫,我便把它當成 logo,使用至今。

他叫做阿呱,很多人以為我的綽號叫做阿呱,其實他是這個角色的名字,然後這個角色剛好是我的 logo。就像迪士尼不叫做米奇一樣,但是約定成俗的力量是很大的。

Funker Says:從網頁設計過渡到平面設計的關鍵轉折為何?

Sion Hsu:學生時經常接網頁設計案,當時很努力的 coding,並且每完成一個作品,都會感到非常有成就感,出社會以後依然很努力 coding,但是前端的平面視覺長得太令人無力,即便完成專案也沒有成就感。

決定投入平面設計,重新深究這門課題,但是當時 behacne 還不盛行,所以資訊相對少,於是便花更多時間在書店上偷看外文設計期刊了。


Ben Chen Photography 陳楠詠攝影師名片

日本立山黑部是攝影師 Ben Chen 的初衷之地,所以我以立山黑部的照片做為主軸展開設計。名片多個角度都可以觀看,表示 Ben 對於攝影的多面向。整體 1/2 分為兩個主色,表示對於水平掌控的精準度。背面兩側將底片孔洞元素化,燙黑在上頭,並且刻上 Ben 擅長相機的對焦屏,使視覺更加的個人化。

Ben Chen Photography #2 陳楠詠攝影師名片 #2

攝影師 Ben Chen 的第二版名片,不同以往的低飽和設計,此次採用了多彩、高飽和,但整體較暗的色彩,架構出 Ben Chen 的字體做為主視覺。其餘內容則燙上雷射金,雖然會反射出多彩,但仍以金色為基底,所以在色彩斑斕的圖像上,資訊還是很清楚。

Ethan Lee Photography #2 李易暹攝影師名片 #2

此為攝影師李易暹第二版的名片設計,除了承襲了第一版的抽象元素以外,此次採用規律性強烈的建築體照片作為基底,使用燙雷射,覆上兩塊極大的光條,隨著光線強烈產生無限多種色彩的變化,以從上一個版本中,找到一個新的出口。

Ethan Lee Photography 李易暹攝影事務所名片

李易暹攝影事務所的識別設計,以精密計算的幾何分割,來象徵空間攝影師對於比例的掌控,並且每處三道光線的分發,來表示攝影的特性,並將按下快門時,將光線吸入黑暗中產生成像之元素,解構為三處。


Funker Says:您提供了四款名片設計,請問您如何抓住名片主人的人格特點,用設計傳達出他們的靈性?

Sion Hsu:以 Ben Chen李易暹相較,Ben#1 其實是在摸索期,也就是嘗試任何可能的時候,當時色系也沒有做太多強調,僅以他初始接觸攝影的照片作為基底。但是到 #2 的時期,他已經是成熟的餐桌攝影師了,並且開始進入 low key 形式的狀態,長時間處理斑斕的餐桌構圖,一個比較暗沉的多彩色系,便開始伸展,他的構圖經常他自己也說不出來。

李易暹#2 之前事實上還有個 #1,我沒有放到此次的作品提供。他的作品一直都是沉斂的,#2 加入燙直光銀反映到建築以外的事物,但在非強光的情況下,呈現仍然是灰銀,架構是絕對的強調幾何,他好像是會一直這樣的人。

Funker Says:在這些名片設計中,您不以簡約風格詮釋,而採用了「加法」設計。在小小的名片放上多種符號和線條,並以綜合打版印刷技術呈現實體。請問您如何賦予點線面意義?

Sion Hsu:這些點線面元素的應用,我稱之為「繁複極簡」,採用高度繁複的技法,將各別的極簡物件做更成熟的應用,尤其是讓他們不斷的疊加,讓訊息量突破平面朝立體化發展,並且使圖像與文案都能被確實閱讀。這樣的技法可供有限的版面,談出更豐富的解釋。

雖然是繁複的堆疊,但各別物件仍然是極簡的元素,與「本身就足夠複雜」的物件,還是不同的。其理由來自於抽象化,而抽象化的目的,是避免於具體圖像已經太頻繁出現。

拿攝影師的作品來舉例,最直覺的就是描繪一個相機的圖型,一個鏡頭或是快門簾,在 Ben#1 中,我採用的便是 Ben 當時使用相機的「對焦屏」。「對焦屏」本身就類似於抽象符號了,後來這個方法也變得常見了,所以在 Ben#2 當中,「對焦屏」被解構後,散落於畫面之中,但意圖仍在。

我其餘的作品的點線面抽象元素,多半是抽象後再解構,或是解構後重新結構後的結果,基本上都是有來由的,而多幾道轉化的手續,亦能表現我個人觀點。


Yi-Hsien Lee and Associates invitation card 邀請卡

由於是一場專業性的講座,從一開始便浮現為冷調的模樣,所以是色紙先決的規劃,而藍色色階也是馬上就構思好的,當下觸摸到元素紙,感受到它的薄而溫潤的觸感,便採用它了。色調跟紙材的觸感不可或一的準備完成,終歸還是得回到圖像傳達,因過去已經手許多攝影師的圖像,避免手法的過份重複,我必須不斷的抽象重構。在此作品分為兩個部分,其一是以該攝影師慣用機背 Phase One,取其五角形體,內部取樣其代表作品之色階波紋,佐以稜光為主要視覺;其二是將當年我們在倫敦使用的主視覺,重新微調後加入這組畫面當中,最後採用銀墨平板印刷,而形成此幅作品。

存萃 海報

攝影也許是一種存在的萃取方式。

由一對兄弟聯展,一半於中國四川,一半於台灣的內容,主視覺海報我選用這張照片,意味四川老者對觀眾迎接,引領觀者進入這場展覽。

四川,饒盛的天府之國,如今因川震以及中國的政策,四處都在大興土木,黃沙僕僕,礦土四露,所以我採用土黃以及藍灰作為雙主調,也選用民俗意味較重的字體,並且排版使其擁擠,影射當代中國人口爆炸的現況,這些矛盾由鄭勝奕記錄下來。

關於台灣紀錄片與同志電影二三事 海報

這張是我很初期的作品,當時的各方面能力都不是很完善,尤其是圖像的方面,但是幸好講者本身就是一名導演,自然會有攝影作品,讓我當成主要的視覺應用。挑到一張好照片之後,當時我利用網格系統,讓各個單元之文案,散落在畫面各處,卻又互相產生關係,這個部分可以說是練習的意圖比較高。接著在主標字體,嘗試一些筆劃的修正,因為我認為同志族群帶給我的是,高度纖細的感性。一方面為了版面,一方面為了強調特性,將破折號摻入了彩虹元素,完成了最後的點睛之筆。而這樣的作法,往後我也沒有再使用過了。

現在回頭看來,還是有很多需要修正的部份,但這張海報確實是我很珍貴的過程。

悼 陳俊志


Funker Says:如何在個人設計創作(即興)與商業設計接案(理性)之間取得平衡?

Sion Hsu:我很少有個人創作,我試圖將商業設計往創作面多拉一些,通常經過對方同意就可以。如果對方有所堅持,便照辦。對於資深的設計師來說,只是單純滿足對方的需求,一直都不是難事,痛苦多的是內心的拉扯,這方面我在心理上已經切割的很清楚,所以比較沒有平衡的困擾。

Funker Says:對自己的作品有沒有特定堅持和要求?是何故呢?

Sion Hsu:以商業角度來說,我目前提供的服務不接受改稿。這個原因在於,避免雙方做過充分溝通,卻又臨急變更,致使溝通成本過於不穩定。我認為這也是設計產業一直以來很大的通病,要不是咬著牙一直改了。若是在有員工的情況,就逼員工加班吞了,這是頗為不健康的生態。當然這樣的機制,也會反應在售價上,相對的會親切些。

Funker Says:在設計之路上曾遭遇什麼困難?如何克服?

Sion Hsu:我認為我的設計路途十分的非典型,而且其中的抓馬(drama),也堪稱高潮迭起,從公司倒閉、撞見主管婚外情、老闆認為我意圖取代他的存在等等光怪陸離的事件都遭遇過。但最不能忍受的是限制作品歸屬,即便公司永遠著作財產權,而著作人格權應該仍是屬於我,這也使我不選擇設計公司去工作。


Funker Says:請問您如何定義「設計」?

Sion Hsu:大學一年級唸到的設計概念是指「解決問題的方法」,但我在很多年後的今天才漸漸領悟到這點,可能這之間都還在解決自己(能力不足)的問題。由解決方案的角度,從企劃開始做起,說起來平面設計都只是這些企劃的一部分。真正的作品,可能是綜合全部而言的行為們吧。

只是要做的更加完善,可能得轉至監督者的角色。而我的期許,是永遠在第一線做稿的人,因為我認為那分分秒秒象素的差距,都是自我表達,難以割捨。

話說回來,我認為做的好看還是重要的。雖然還是有「點子比較重要」這派說法,但是點子任何人都有,做的醜就沒必要我來做了。

Funker Says:請您提供一件欣賞或是富含意義的設計作品,原因為何?

Sion Hsu:王志弘設計的 2011 年版《心是孤獨的獵手》,整體版面非常的沉斂,據悉只花了很短的時間便完成。我其實滿喜歡這種直覺式的作法,更多理由可以從這篇 okapi 訪談了解。

Funker Says:未來對自己在設計路上的期許或突破是什麼?

Sion Hsu:雖然最早於 2014 收到外媒的邀稿,但我從 2016 年才開始進入,比較明顯的成長期,連續三年朝著同一個大方向精化(即是在有限版面內,同時敘述多樣物件),到目前才覺得比較上手了,下一步希望針對作品的材質、形狀,開始進行突破。

Funker Says:請問您認為設計師是否有呼應時代設計潮流的必要?

Sion Hsu:我覺得我不排斥順應潮流,因為我本身已非先行者,幾乎所有腳步都是繼前人之開拓而行。我留意的地方在於,吸收之後如何轉化。比方說同樣是極簡家居,我們不會說 HAY 跟 MUJI 的產品是一樣的,他們也許是在某個時間點下,符合了極簡設計的潮流,但甚至不必追究到細節,他們便很明顯的不一樣。

這是一個重要的課題。


許瑋筌 Sion Hsu
behance:https://www.behance.net/sionhsu
fanspage: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sionhsugraphic/


邀稿|Funker Says 放克宣言
採訪|Funker Says 放克宣言

Facebook ⚡️ Instagram

若您喜歡本文,歡迎點擊以下圖片,不限金額贊助,您的支持將作為實體刊物與講座基金儲備,萬分感謝 💓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