這世界是一個巨大的謎團 專訪MPlus云閱讀主編張茵惠


嚮往知識、探觸真相、鑿開內裡,保持對世界的疑問,張茵惠從小窩在漫畫店裡奔放天馬行空的想像,把字典當床頭書,凝望著喜歡的部首神遊,靈魂在他方。還沒成年就考上了台大法律系,輔系中文,晉升新聞所,學歷堪以精緻比喻,但自己是誰這個永恆課題,解謎鑰匙,仍與 MPlus 同步鑄造⋯⋯


探尋存在義理 未知未明

還未滿十八歲那年,張茵惠寂寞十七歲多一點,離開了滿屋書本的老家,揮別了青綠秧苗插在田埂的風景,九彎十八拐一路搖搖晃晃,從宜蘭到台大法律系。抵達眾人欽羨的頂尖科系,她其實困惑又迷惘,大學歲月就像車程一樣陣陣暈眩襲來,看著身旁同學胸有成竹談論未來藍圖,她覺得悶,找不到人生座標,不知道「法律人」這個起手式怎麼用。說起這段求學往事,她能列出法律系許多優點,學術訓練嚴密、教授認真講課,但她仍滿頭問號,總覺得這像一座大型補習班的系所,映照了臺灣教育奇怪之處。

大二伊始,她去了另一個環境透透氣,輔修中文系,校本部和徐州路校舍兩邊跑。她讀中文系的課,感覺藝術氣息重了些,但偶爾還是隔了一層膜,台上講者口沫橫飛讚揚「行俠仗義」,她心裡想,即使這樣也不行殺人啊,腦袋搜尋起第幾條法、判什麼刑。一學期將近三十學分,忙得不可開交,一有空擋就用極慢速的撥接網路,連上剛興起的全球資訊網,只想幫電腦螢幕換上華麗桌布,她花了整個晚上等待一張一張圖浮現眼前,載入的圖示轉呀轉,引來旁人走過路過不禁搭一句,哪怕天知道她為何浪擲時間找桌布,她也樂在其中。

遁入自己的小天地才令她稍感快樂,然而生命大方向還是不明所以,四年過後,逃避雖然可恥但有用,她拿著書卷獎優異成績繼續在學院裡讀書,逃過出社會一劫。進入台大新聞所,寫小說寫到台大文學獎,她說,「我從小就覺得為什麼我拿不到諾貝爾文學獎?沒有道理!」從小博覽諾貝爾文學獎全集,國中開始創作故事,終究納悶世界的規則是誰制定的,誰有權擺佈別人的作品,為什麼東西好要他說了算。

評論左思右想 連結臺灣

採訪當天,張茵惠身穿一件黑色小洋裝,大顆白色鈕釦點綴,頗有童趣。她遙望著成長歷程帶給自己偌大震撼的故事,都是窩在租書店裡翻閱的日本漫畫。她的閱讀量之高,小時候無聊打開報紙,一邊吸著刺鼻墨水味,一邊逐格看完每個欄位,連不起眼的邊角廣告也不放過,她形容自己彷彿患上強迫症。睡前讀密密麻麻的黑白字典,看看喜歡的部首,玉字旁、木字邊,凝視著古老造字技藝,她的思緒悠遊於一筆一劃,想像力大開,直到碰一聲引發痛感,厚重字典砸到頭頂才回神。

這些無人知曉的閱讀嗜好,展露了她對知識的高度嚮往,她自學,至今孜孜不倦。她喜歡追求意義,擅於探問深刻內層,並且聯繫現實。能讓她提筆撰寫評論的作品,與其說它們優秀,不如說它們與生活息息相關、與臺灣社會擦出火花。在她主編的 MPlus 網站裡,不乏外電翻譯,她說,「有趣的事情本來就不會只用中文發生」,於是她將外國媒體設為搶先看,鎮日瀏覽新奇事件,「人類都會陷入共同困境,連結到臺灣,讓人思考人為什麼這樣活著,最主要是人本身。」

本質追求真相 教育使命

MPlus 之於張茵惠,她堅定地說,「MPlus 比較像是一個教育媒體。大家都會認為教育只要離開學校,不再被打分數之後,一切都結束了。可是我覺得人需要永久的、一直的教育自己,是一個跟自己產生關係的過程。」她尚在學習,試圖解開人與世界互動過程中的謎,同時透過網站與更廣泛讀者分享她感興趣的議題。她熱愛自然科學,也擁抱社會科學,有憑有據的研究,是她張貼文章的根本要求。

她謹記大一必修法律史最後一堂課,王泰升老師說,「希望同學長大以後,能多為臺灣想一想。」轉換了多個職位,曾經嘗試都猶如走上歧路,進入 MPlus 後,她的易焦慮體質經常犯癮,時時刻刻都覺得壓力大,思索著自己和 MPlus 還能為臺灣帶來什麼新氣象?

   
【未完待續】
秉持核心價值 專訪 MPlus 云閱讀主編張茵惠


採訪|Funker Says 放克宣言
撰稿|陳衍臻
編輯|簡丞佳
攝影|詹謹萍
影片|蘇麗雲
場地|MPlus 台北市大安區泰順街40巷15號

Facebook ⚡️ Instagram

若您喜歡本文,歡迎點擊以下圖片,不限金額贊助,您的支持將作為實體刊物與講座基金儲備,萬分感謝 💓

1則留言 追加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