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抽象:設計的藝術》EP02鞋款設計:Tinker Hatfield-球鞋設計的傳奇

Tinker Hatfield:「我們的腳用來行走、奔跑,偶爾也用來攀爬,裸露著雙腳就可以完成這些事,但現代運動員所需要的,早就超出腳原本的能力所及。我的工作就是思考如何讓腳發揮更大的潛力。」

null

人生際遇 奇妙轉折

抽象:設計的藝術》系列紀錄片第二集介紹 Tinker Hatfield(汀克.哈特菲爾德),喜愛蒐集球鞋的人,對他的名字絕對不陌生。

曾是撐竿跳選手,一心只想專注於成為優秀運動員,從未想過從事設計的 Tinker Hatfield,高中比賽贏得州冠軍,得到奧勒岡大學全額運動員獎學金,進而認識一位對自己影響極深的人:教練與 Nike 創辦人之一的 Bill Bowerman(比爾.包爾曼)。

1970 年代,Tinker Hatfield 就讀奧勒岡大學期間腳踝受傷,進行了五次手術與兩年復健,當時大部分教練、團隊們都不相信他可以重返田徑場,但 Bill Bowerman 為 Tinker Hatfield 打造特製的田徑釘鞋,並且相信他能成為全國冠軍,甚至有望成為奧運選手,這讓 Tinker Hatfield 開始覺得自己可以成為替他人解決問題的人。

他在修讀建築學院課程時,發現自己除了運動以外的另一項天賦:畫圖。當時他已經替 Bill Bowerman 設計一些作品,對他而言,設計中確實蘊含藝術,但他不覺得這是藝術,他對藝術的認知是來自創作個體的終極自我闡述。但是身為設計師,他最終的目標不是自我闡述,而是為別人解決問題。


▎Air Max 歷代鞋款

隨著有氧運動盛行,另一運動大牌 Reebok 的行銷手法與規模都超越 Nike,讓 Nike 陷入一陣恐慌。負責貿易展會與零售方面設計的 Tinker Hatfield 受邀參加 Nike 升級設計小組的二十四小時設計競賽,介紹了一雙適合騎車、慢跑、散步走路都適合的鞋,在未經自己意見下成為了 Nike 鞋類設計師,並在短時間內當上首席設計師。

Tinker Hatfield 曾經在巴黎看過「龐畢度中心」,這座內部構造裸露於外觀,使用三原色漆塗,是少數人喜愛,也具爭議的建築。在他負責的第一個項目「Air Max」中,他增加了氣囊外露的設計,正是受此一建築的影響。就像他說,「成功的設計值得冒風險,去證明人們可以做出更優秀的產品」,在大眾不看好的情況下,他的設計一舉成功,同時更是所有鞋類設計的一大突破。


▎Air Jordan III OG Black/Cement Grey

奠定自我 意識流動

1980 年代,Tinker Hatfield 開始與運動員建立緊密關係,深入了解運動員的面貌。隨著 Nike 成立運動研究實驗室,因為 Andre Agassi(安德烈.阿格西)這位極具個性的網球選手,他開始嘗試大膽設計,挑戰整個運動界的刻板印象,加上鞋款廣告與運動明星的推波助瀾,延續並拓展了日後的 Nike 與飛人喬丹品牌。

Tinker Hatfield 在第三代飛人喬丹會議中,立刻透過創新設計獲得 Michael Jordan(麥可.喬丹)青睞,飛人喬丹系列的合作讓兩人成為可以從各層面溝通的朋友。


▎Air Jordan XV OG White/Columbla Blue–Black

直至 1999 年第十五代飛人喬丹,第一次受到大眾負評以及 Bill Bowerman 與父親的逝世等事件,讓他經歷人生低潮,萌生結束設計生涯的念頭。他說,設計球鞋不是為了要讓每個人都喜愛,而是表明一種態度,沒有了故事與意義,你可以將效能視為動力,但這些球鞋對他而言不只是這樣。


▎Air Jordan XX White/Black–Varsity Red

2005 年,在 Michael Jordan 要求下,Tinker Hatfield 復出了。

他設計出第二十代飛人喬丹,一雙運用各個符號,傳達二十年間涵蓋所有故事的特別鞋款,他也坦言這是他製作的鞋款中,自己最喜歡的作品。

▎Nike Mag & Nike HyperAdapt 1.0

回到未來 創造神話

如何為運動員設計鞋子及解決問題,一直都是 Tinker Hatfield 的初衷。

他發現許多運動員因為鞋帶綁得太緊,不利血液循環,導致受傷甚至骨骼變形,甚至嚴重一點可能失去行動能力。基於此點,他開始與 Tiffany Beers(蒂芬妮.比爾斯)科技團隊進行研發計畫,著手打造「E.A.R.L電子動態調整鞋帶」。

電子動態調整鞋帶是他從《回到未來》(Back To The Future, 1987)系列電影中,想像二十五年後的世界,因而設計的一雙能夠辨識主人腳型的鞋款。「人們很難接受未知的事物和與眾不同的設計,要創造驚奇、吸引人們注目,並造就有效的突破發展,需要顛覆想像與自然規則。」2006 年,他決定研究並打造這雙「未來鞋」,等待科技進步的同時,研發也陸續進行。一直到 2015 年 Nike Mag 問世、2016 年 Nike HyperAdapt 1.0 上市,讓世人見識到前所未有的球鞋體驗,一如他形容,無庸置疑,這雙鞋是球鞋歷史重要的里程碑。

意識的流動引領你到新的境界,你可能也不知道會到達什麼地方,但總會有個目的地,而 Tinker Hatfield 描繪出腦中所有想像,最終則設計出了鞋子。下一步想成為導師的 Tinker Hatfield 說:「設計之路是永無止境的,不斷更新也不斷前進,要持續思考新的事物並繼續改良,想要傳承知道的一切,如果人們對你的作品不討厭也不喜歡,那就還要再加把勁。」

Michael Jordan 說他是一個瘋狂的科學家,Bill Bowerman 說他是一個建築和鞋類設計師、田徑運動員、丈夫與父親。的確,Tinker Hatfield 成為了許多人的學習目標與人生指標,更成為了一代人心中的傳奇!

   
《抽象:設計的藝術》
EP01 插畫:Christoph Niemann-將世界放在畫筆中
EP02 鞋款設計:Tinker Hatfield-球鞋設計的傳奇
EP03 舞台設計:Es Devlin-若能製作美麗的物件,那是人生最重要的事
EP04 建築:Bjarke Ingels-推動社會創新的力量
EP04 建築:Bjarke Ingels-推動社會創新的力量


撰稿|簡丞佳
編輯|陳衍臻
圖片來源|Nike.NewsJordanSuccess Story

Facebook ⚡️ Instagram

若您喜歡本文,歡迎點擊以下圖片,不限金額贊助,您的支持將作為實體刊物與講座基金儲備,萬分感謝 💓

3則留言 追加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