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現實生活無聊斃了」 影評人女神殿

craigga

女神殿

女神殿,見證無名小站走進墳場,卻仍堅持在網誌上寫長文的老派技法。終於把擱置許久的 blogspot 宣告中止,最近開了一個 wordpress 採訪喜歡的樂手,facebook 上寫了很多關於電影的筆記。

等等!影評是什麼?現在想聽黑人音樂洗三觀。


Funker Says:「女神殿」這個名稱的由來?

女神殿:原本在無名小站是叫「I got you pussy」,大頭照是詹姆士狄恩好奇玩賞伊莉莎白泰勒送的小貓。後來發現自己可能會花很多篇幅介紹六零年代歐陸女星,剛好看到「眾神殿」這個字,就改成「女神殿」。

不過我最近好像也跨界婚紗和美髮了,臉書搜尋「女神殿」這三個字,相信女神殿在水水界有更崇高的地位(約翰屈伏塔 GIF 貌)。

Funker Says:請問您對於「女神」這個形象是怎麼定義的?

女神殿:看電影時令人分心的女人。

但「女神」這個字現在太被濫用了,一堆阿里不達的都被冠上「XX 女神」封號。

Funker Says:您認為文字是非個人身份的呈現方式,但影評本身是主觀的,能談論這個部分嗎?

女神殿:如果你是想說我寫東西的時候,都用「筆者」取代第一人稱「我」這件事。只是覺得「筆者」這字眼陳腐得很老派,久了就變習慣,而且看到「我」一直出現也蠻煩的。今天是「我」來接受這次對話,所以「筆者」可以留在房間裡。

而且我一直對「影評」或「影評人」這名稱感到疑慮,總覺得有種站在高處批斷他人作品的權威門面,我只想把看完電影的心得當日記寫,當然是超主觀的。


Funker Says:您認為電影於您而言是什麼樣的存在?

女神殿:電影就是一個很好看的東西,現實生活無聊斃了。

不是逃避,也不想搬出「生活就是一部電影,用心看俯拾即皆風景」這款論調,當然我也不認為這論調有什麼失調。只是把生活當成電影來看,也太消極太悲觀了,我們能夠選擇去看或不看某部電影,但生活就是有太多我們被迫承受的不開心,除非你是柏格曼或貝拉塔爾的愛好者。

現實生活的確有時候也和電影交疊,或者說,我大部份時間都在想電影的東西。所以,例如上課或上班場景,我看到很多布紐爾窮盡後半生諷刺的中產階級浮世繪,反之亦然。

電影就是一個很好看的東西,很好看我就一直看看看,看到爽,看到不想看,然後又很突然想看,就繼續看看看,看電影的時候是我最快樂的時候之一。我不是一個很有節制的人。

現在看電影,好像比較能夠找到方法說出自己的感受。幾個禮拜前偷瞄了《我愛故我在》(I Am Love, 2009)一小段,以往大概就「Tilda Swinton 好正喔!那件淺藍襯衫配橘色褲子好美喔!」幾句結束。現在我可以很明確地說出哪個鏡頭,幾分幾秒,為什麼覺得很好看。希望如此體驗,不是馬齒徒長的多愁善感,是自己真的在感知與表達能力有所長進。

但花時間寫東西,就會影響看片(以及其他所有代辦事項)的時間。生活是一種各式各樣元素的擠壓,「Life’s A Bitch」這句話 Nas 大大說得最有說服力。

電影真的是一個很好看又超級有趣的東西,幾乎可以把所有東西放進電影這載體,我只想住進去,不想出來,從未厭膩。我很沒耐性,看書(虛構小說)要想像很久,看半天看沒幾頁又得來回翻頁對照,看電影就很輕鬆,信任電影,把自己放進去就行了。

Funker Says:覺得一部電影中最重要的元素是什麼?

女神殿:和觀眾的連結。

看電影最開心的時候,就是「噢噢噢我知道你想講什麼!」那道直衝腦門的光束。我不是指「多多累積生活體驗,看電影會更有感觸」這種電影以外的個人經驗抒發,而是當電影語言本身,其他媒介無法 parse 的語言,可以讓電影工作者和觀眾產生最直接最純粹,其他媒介無法複製無法取代的連結。

這道直衝腦門的光束,如果被賦予具象,我會美化為電影院後廂放映機投射到螢幕上的光塵,這道光塵,只存在於電影院裡,只有現場觀眾能共享。

進戲院看電影就是這麼爽,頌。

Funker Says:影響自己最深的一部電影為?

女神殿:Noah Baumbach 的《親情難捨》(另譯:烏賊與鯨)(The Squid and the Whale, 2005),二零零五年日舞影展最佳導演獎。

醫院場景,爸爸在病床上(Jeff Daniels 飾)指定大兒子(Jesse Eisenberg 飾)找一名金髮護士拿早餐,因為 「She looks like a young Monica Vitti.」。這句台詞連結我最愛的美國獨立製片和六零歐洲電影,不留痕跡,最後也成為粉專網址和 Gmail 帳號。

如果可以參加 Noah Baumbach 的映後,我一定會衝到前面問「She looks like a young Monica Vitti.」這句台詞,是現場先有長得像 Monica Vitti 的女子,還是先有台詞再找人,然後跟 Noah Baumbach 說這部電影摧毀了我。

有陣子手機鬧鈴還用電影片尾曲,陸瑞德大大的《Street Hassle》。終幕,Jesse Eisenberg 角色仰望美國自然史博物館(American Museum of Natural History)的「Sperm Whale and Giant Squid」(象徵父母吵架)。

友人至紐約旅行,告訴我博物館裡其實沒有烏賊與鯨,再次摧毀我。

(但查了 AMNH 官網,其實還在?)


Funker Says:您如何詮釋「言語」和「觀看」之間的關係?

女神殿:這題之深沉,先用我自己的概念定義「言語」和「觀看」好了。

「言語」是思考的輸出,例如我們可以藉由學習外語,偷窺老外在想什麼,「觀看」是思考的輸入,我們看到什麼就會想到什麼(以及執意不去想什麼)。所以「言語」和「觀看」會在同一個圓圈裡,中間有道腦袋圖示的思考濾網。

Funker Says:觀看眼前所呈現的事物,有時似乎難以被言語還原,您在書寫時會碰到這樣的情況嗎?

女神殿:可能每次在不同的時間寫/講同樣的東西,文字/言語產出(我手口如一)也都會不一樣,只能盡量把眼前所見,用具象化或生活點滴的方法呈現。其實要寫什麼大概有個底,遣詞用字耗傷了大部分時間。

以前會很急著把當下感受寫出來,怕過不久就熄了。現在覺得把點子擺在一旁,讓他們發酵,互相連結,效果更好。

Funker Says:讓您能夠堅持並且陸續寫出評論的動力是什麼?

女神殿:電影是我生活很重要的部份,生活其他部分,例如工作或感情可以顧好,就有動力繼續寫東西。

Funker Says:會因為工商或者其它外力因素而讓您在寫作上產生壓力嗎?

女神殿:所以我從未選擇電影相關職業作為謀生管道。要推薦或宣傳不愛的片我會很痛苦,而且做不出來。只要是工作,或和利益扯上關係,就會有妥協,我不希望我和電影的關係變成那樣。


Funker Says:您在撰寫評論時會不會因為別人的看法,而改變自己原本的觀點?

女神殿:其實女神殿很多思緒都是和我太太(女神殿美術指導,簡稱美指)一起看電影, 共同討論出來的產物,banner 和 profile 也是我太太設計的。我太太是繆思兼共筆。

可以和懂自己的人一起看電影,是很幸運的。

Funker Says:撰寫影評後,有帶給您人生什麼重要的轉折嗎?

女神殿:現在常聯絡的朋友,大部分都是影友從網友變現實生活中的朋友,幹我真的很宅。

捷瑟敏Hhalleberry 是我觀影生涯最早認識的兩個朋友。

第一次看到捷瑟敏的文字,驚喜有人對六零歐洲電影和女神崇拜的愛好,讓自己不再踽踽孤零。就像暗自哼了一首只有自己會唱的歌,哼了許久,自得其樂不以為意,突然出現個傢伙確有其事地說:「這段你可以這樣唱⋯⋯」,然後我們就開始一起唱這首歌。

Hhalleberry 則共享了我對美國獨立製片的熱愛。某次在學校圖書館瞥到有人在看《戰慄追殺》(The Dangerous Lives of Altar Boys, 2002),我遞了一份紙本聲明,「Jena Malone 極美。」,大概半年後,我和 Hhalleberry 成為現實生活中的朋友。做兵時 Hhalleberry 還傳手機純文字簡訊(當時智慧型手機尚未普及,軍中也未開放使用),告訴我侯麥和 Lynn Redgrave 過世的消息。

對了,和我合作 LINION 專訪的 AUSH(阿許)也是讀者來著。

所以,轉折挺多的。


女神殿 FB 貼文
左:失學的蘿倫希爾在此?Lauryn Hill in the house? (2019.02.22)
右:向 Q-Tip 致敬? (2018.08.11)

Funker Says:您覺得自己是自媒體嗎?

女神殿:其實剛查了一下「自媒體」的 wiki 條目,還沒有英文條目,用「self-media」和「we media」當關鍵字也無下落。「自媒體」這詞也許尚未被普世驗證(先別追究英文和普世的關係),所以我不確定怎麼回答這題。

但我可以借提發揮一下,去年年末訪問了超愛的獨立樂手 LINION,還 revamp 網誌放長文(跟你們一樣在 wordpress)。訪問樂手是我一直很想做的事,大學才開始看電影,黑人音樂更貼近我的根與歡樂泉,訪問電影導演可能都不會如此熱衷。

這個 passion project 是我很重要的事件,一直想寫些有互動,「活」的東西,我覺得自己的文字有新的形狀了。

Funker Says:您如何看待與讀者間的關係?

女神殿:說什麼「讚次於我如浮雲」都是講好笑,女神殿是我寫給自己看的,但有人想看,願意拋點漣漪,蓬蓽生輝。

真的很好奇到底有誰會看我那些歪扭貌不揚的東西,臉書作為潘朵拉盒。

Funker Says:至今遇過最特別的讀者評價是什麼?

女神殿:「歪斜的細膩。」

Funker Says:未來有沒有計劃與讀者近距離接觸?

女神殿:沒有。如果在現實生活中被叫女神殿或得自稱女神殿,我會身份錯亂。而且這次採訪我不就拒絕你的近距接觸了XD



女神殿 FB 貼文
聞道有先後,術業有專攻,如是而已。(by韓愈)那些在青春期腦子裡哼哼唱唱的,選九張只是為了P圖方便,專輯封面取自音樂教科書 AllMusic。#私を構成する9枚 (2016.02.01)

Funker Says:有除了電影之外的熱衷的興趣嗎?

女神殿:有。黑人音樂、英文單字、講政治、JoJo 冒險野郎、靠北特定星座的人。

每次認真寫黑人音樂或電影沒人鳥,隨便貼個白人正妹反應都比較熱絡,沮喪。

Funker Says:放克音樂與黑人密不可分,有哪幾張專輯是您特別喜歡的?

女神殿:提放克音樂是因為你們叫放克宣言嗎哈哈?

黑人音樂專輯真要選一張是 D’Angelo 的《Voodoo》,歌會選 Mos Def 的《Umi Says》。黑人以外會選 Suede《Coming Up》,嗨歌大全。

很多很愛的黑人樂手,聽過最具代表性專輯,覺得不可能做出更好的,或者不能接受後續專輯沒有上一張的經緯度,就只聽一張聽到爛了,例如 Mos Def、Raphael Saadiq、Nas、Corinne Bailey Rae 等人。

啊幹喜歡的導演就算新片再難看,還是會繼續看,每次都說懶得看了,還是很犯賤繼續看。這種 completist 的堅持不知道哪來的,最糟的是,明明那個導演最好作品,重看覺得很稀薄,或者記憶中也沒那麼優。本來想講葛斯范桑或等一下連連看(Richard Linklater),但我想 Neil LaBute 或 Brad Anderson 更苦不堪言。

聽音樂就不會,可能跟小時候到唱片行買 CD 很貴有關。

Funker Says:對串流平台推進或衝擊電影發展的想法?(比方 Netflix 和法國院線聯盟的辯論。)

女神殿:關於 Netflix 和法國院線聯盟的辯論,牽涉太多商業利益和產業知識,我無法置喙。

不過看電影這項需求,暫時會永遠存在的,就像聽音樂一樣,電影院/唱片行在串流世代,總是可以找到新出口。


Funker Says:如果您是片商,您會想把什麼議題的電影引進臺灣?

女神殿:非裔美國人(a.k.a. 美國黑人)議題。

黑人被欺壓,會藉由他們在音樂與體育領域的成就,扭轉不平,昇華痛苦,我一直覺得是非常值得臺灣人學習效法的。

但臺灣人可以藉由什麼來昇華?或者民族性使我們選擇沉默,選擇淺知,選擇政治歸政治,選擇漠視房間裡的大象?

Funker Says:如何看待臺灣未來影評寫作的發展?

女神殿:我覺得和影評的平台有關。

以前影評只能透過校刊、雜誌或報紙等傳統媒體被看見,門檻高,影評被刊登,在當時應該是一件值得大書特書的事。

自己開始寫東西的時候,網誌(Blog)正漾,所以(沒有其他)選擇網誌作為網路世代的紀錄。

現在大家看所謂「影評」的時間,可能只有限時動態幾秒鐘,網誌長文已經是上個世代的產物。

好我要噴了。臺灣未來影評寫作的就是谷阿莫,以後說不定還會有谷阿莫的谷阿莫,二創的二創,三創毀三觀。


採訪後記(by Funker Says)

在這個寫「影評」門檻超低的時代,創立臉書粉專或開啟 IG 帳號就可以建立個人品牌,每個人都在用自己的方式回應電影,所謂影評人也進入了百家爭鳴的境界。部落格這個講出來會讓人閃爍問號的東西,就好比串流平台有朝一日會否取代光碟的辯論,隨著科技進步,形式的衝擊速度加劇,經歷舊時的人可以選擇跟上改朝換代的步履,也可以延續原有的習慣。萬變不離其宗,只要從心出發,不因為外在因素違背本意,內容保持獨特本色,便是對自己與對電影最真誠的敬意。

女神殿換了三個網誌平台,也玩了社群,十年來用這個名號寫電影筆記,寫黑人音樂,寫到名稱被挪用成同名影展,甚至從討論電影的沙龍發展成髮型設計的沙龍。只因這名字漂亮且大器,誰都可以崇拜經典女星芳華絕代,誰也都可以成為自己的女神。

儘管有了幾個分身,女神殿一直都是女神殿。

回到電影本身和自己的聯繫,看似平常卻容易遭人忽略的問題,這次採訪有部分著墨在此。從女神殿精彩的答覆中,感受到他深厚的思索與辯證,他說「信任電影,把自己放進去就行了」,每個影癡觀看電影的時候,會有種時空與現實世界分離的感覺,彷彿被大銀幕吸進去,人看電影,電影看人。

觀賞電影需要專注靜謐,當影廳亮燈的那刻或許尚有餘韻,終歸回到生活,若有人能相互討論,再再創造電影的生命,這麼一來不但通透了電影語言,更緩和了面對深奧藝術的寂寞。在影癡的電影收納櫃裡,每部電影都有個合適的小盒子,收藏了超越電影本身,還囊括了關於它的一切記憶,從事前觀感到會後激盪,「和懂自己的人一起看電影,是很幸運的」,多浪漫的宣誓。

採訪過程中,女神殿說可以把他很難搞報給大家知道,其實不然(因為編輯是囉唆的完美主義者XD)。倒想和他說,看電影真不必節制,在碾壓靈魂的日常中,失序是美。


女神殿
wordpress:https://shelookslikeayoungmonicavitti.wordpress.com/
fanspage: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shelookslikeayoungmonicavitti/


邀稿|Funker Says 放克宣言
採訪|Funker Says 放克宣言

Facebook ⚡️ Instagram

若您喜歡本文,歡迎點擊以下圖片,不限金額贊助,您的支持將作為實體刊物與講座基金儲備,萬分感謝 💓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