工作就是我的生活 專訪獨立策展人陳湘汶

【請閱上篇】
為自己制定「南向政策」 專訪獨立策展人陳湘汶

「把藝術和工作從生活中拔走的話,我也不知道自己還有什麼才能。」陳湘汶一臉認真的說。從學生時代開始鎮日沉浸在藝術品和圖像中,出社會後經手過兩份藝術雜誌編輯,一檔一檔大型小型展覽策劃,都沒能碾壓她對藝術工作的熱忱,甚至一直誕生新想法。


切勿美化策展 勾勒初心

策展成為近年文化活動熱門關鍵詞,陳湘汶直白表明,「策展人威風的時候只有在開幕那一天,如果你好死不死忙到那天早上的話,你就是狼狽開幕,你那天也不正。」這一擊,導正了人們對策展的美好想像,給每個有志從事策展的人一劑苦藥。受過藝術史專業培訓的她,提點人們觀察策展不可以只看表面,流於末端,而忽略了辛苦繁瑣的前置作業。光說不練,缺乏處事條理也不行,其實說穿了,「策展人不過是藝術行政裡面的一個身份,超不偉大的啊!」

她形容,「策展是一連串的交涉,和不同的人交涉,和自己交涉。」既為策展人,也是解決問題的人,工作內容擴及各個環節,要想辦法做到面面俱到。她樂於處理各種問題,解決了當下覺得厭煩的問題讓她得到成就感,心想著,下次又可以解決更難的。樂於被虐的個性,驅動她熱愛工作,喜歡與人建立關係。

瘋狂看展幾乎成了她的本能,身為專業獨立策展人,她不是在藝廊,就是在往藝廊的路上,博物館也是。收集了獨家藝術家名單,在她身邊有志從事創作的朋友一眾,每個人都有著不同屬性。她說自己像心理師,和藝術家溝通要練就多方技能,對症下藥。極有主見或超沒想法的藝術家,會突然人間蒸發的藝術家,種種性格的人都遇過。

專注投入工作 毫無怨悔

有時候,陳湘汶很難向人解釋策展到底在幹嘛,特別是當家人問起她時,也會讓她陷入支支吾吾的困境。媽媽用台語問她,「尋藝術家排展品,這款代誌敢愛汝來?」(找藝術家放展品,這件事情還要妳做?)在他人眼裡,把策展當工作簡直超荒唐,這算哪門子工作。但她真心喜歡這個領域,策展是她接觸人的媒介,「我不願意承認這個工作在物質上非常的痛苦,可是其實它真的造成很大的壓力在我身上,而且我應該不是個案,所有跟我一樣的獨立策展人應該都有遇過這樣的問題。」

有次她去印尼前,先在馬來西亞待了一週,沒想到第一天就被搶,遇上一個印度裔男子,打她打得鼻青臉腫,跑了兩間警局,挺著傷被問東問西,白白浪費了採訪藝術家的大好時光,連想吃肉骨茶的願望都毀了。這段沒齒難忘的境遇,她足足講了十五分鐘,而今回想起來依然激動。儘管如此,她還是對東南亞多國十分感興趣。比起差點賠上性命,策展遇到的棘手狀況,似乎顯得微乎其微。

揮別劃地自限 社會迴響

隨著展覽愈來愈蓬勃,陳湘汶說,「想促成好的展覽,每個展品之間要有相得益彰的效果,整體很重要。」對她而言,她在書寫展覽文案時,盡可能以簡單的文字介紹展覽,寫太過頭反而會限制人觀看的維度。營造場景讓人感受作品,是她較為投注的面向。

如果藝術不僅止於風花雪月,而能對社會產生貢獻和影響,「藝術要有批判性,這是當代藝術很重要的特徵。如果大家都在做同一件事情,大家都像是機器人的時候,藝術家就是最後一個成為機器的人。」藝術始終是要被丟進社會受檢視的,尤其當代藝術不僅突顯個人心靈,更反映了當下的政治情況。

採訪尾聲,她分享了這段體悟,與她正處理的家國問題不謀而合。見了自己,還要見天地,見眾生。

   
【完整系列】
為自己制定「南向政策」 專訪獨立策展人陳湘汶
工作就是我的生活 專訪獨立策展人陳湘汶


採訪|Funker Says 放克宣言
撰稿|陳衍臻
攝影|施君達
影片|蘇麗雲

Facebook ⚡️ Instagram

若您喜歡本文,歡迎點擊以下圖片,不限金額贊助,您的支持將作為實體刊物與講座基金儲備,萬分感謝 💓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