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現實生活無聊斃了」 影評人女神殿

這道直衝腦門的光束,如果被賦予具象,我會美化為電影院後廂放映機投射到螢幕上的光塵,這道光塵,只存在於電影院裡,只有現場觀眾能共享。

進戲院看電影就是這麼爽,頌。

細膩的溫柔詩意 插畫家高妍Gao Yan

北投的音樂創作人陳明章先生曾說:「政治是政治人在做的,我是文化人,所以我會扎根在文化。文化是百年的,政治大概就八年。」這不代表我們不用去關心政事,而是並非「從政」是「改變臺灣」的唯一管道。陳明章先生用音樂改變,而我們用我們的創作改變。

意識抬頭,是從文化開始。沒有文化,哪來的國家與民主。

詩想境界 攝影師常靜

在我寫的一些東西裡面,透露出一些延伸看法。這些看法分成兩部份:一部分是一些佛教的書對我的影響,另外一部分是對事情的體悟。

「減法」在佛教裡面叫我們從一個根本的地方下手。我的生活方式基本上也是這樣,我是極致減法的一個人,所以可能是因為這樣的個性,導致我拍照會盡量減少物件,通常就會是一些形狀而已,我會直覺去找一些非常簡單的東西跟線條。

賦予名片無限可能 設計師許瑋筌Sion Hsu

「繁複極簡」,採用高度繁複的技法,將各別的極簡物件做更成熟的應用,尤其是讓他們不斷的疊加,讓訊息量突破平面朝立體化發展,並且使圖像與文案都能被確實閱讀。這樣的技法可供有限的版面,談出更豐富的解釋。

雖然是繁複的堆疊,但各別物件仍然是極簡的元素,與「本身就足夠複雜」的物件,還是不同的。其理由來自於抽象化,而抽象化的目的,是避免於具體圖像已經太頻繁出現。

新秀藍圖:如何定義「新」?

「新」,可以解釋為剛開始的、沒有使用過的、革除舊而誕生的,其中最重要也最具有爆破性的,我們認為所謂的「新」,應當擁抱不落窠臼的獨立精神,能在現有主流框架中,試圖以自身觀點立足於世,構築出屬於自我的創作哲學,並且為社會帶來相異理解切點。

我們相信也期待這些潛力無限的未來新秀,能因為精湛的創作與表述,默默和讀者搭建交流契機,彷彿一扇通往更遠大世界的窗。